主页 > S嗨生活 >地球上最寂寞的棕榈树 >

地球上最寂寞的棕榈树

2020-06-27 09:33

地球上最寂寞的棕榈树
图片来源:By Coolth [CC BY-SA 3.0], from Wikimedia Commons

最悲哀的莫过于苦茎椰子(Hyophorbe amaricaulis )的故事了。全世界只剩下一棵活着的植株,就位在模里西斯的居尔皮普植物园里;没人清楚它是给种在那里,还是原本就长在那里而保留下来的。这棵树差不多有12公尺高,树干却相当细,直径不到20公分,号称「地球上最寂寞的棕榈树」。

人人都在谈论「寂寞的乔治」,乔治是加拉巴哥群岛最后的一只平塔岛象龟,在死前已经孤独的度过了40个年头,因为牠是一只动物,所以大家会提到牠。然而,当那那棵棕榈树死了,我们会怎幺做?电视和报纸会报导吗?会有同样的篇幅吗?我很怀疑。每当想到这里,我就觉得一阵反胃。

从来没有一株植物在我接手处理的期间灭绝,如果有某物种的最后一棵植株在我面前死去,我将会后悔万分。

我曾探视这株棕榈好几次,一方面是因为兴趣,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同情。它似乎总是只有3~5片叶子,而且身边还围绕着一个鹰架,好让科学家和园艺专家摘到花朵。这种状态曾引发激辩:有人相信鹰架能保护这株棕榈不致被气旋刮起的强风吹倒;另外一些人则害怕气旋来袭时,棕榈反而可能会被那个架子给砍了头。

不过,危及这株棕榈生存的主要问题,其实在于它开花时的特性:雄花比雌花早开很久,令它无法传粉。由于这是最后一株植物标本,它无法靠自己来结种子。我第一次造访这棵树时,看到有一根枝条上长满了快要成熟的果实,所以我感到很乐观。有人训练模里西斯的植物学家如何採集花粉,储存在适当的温度中,以便等待雌花开放时用来授粉,好结出一些种子。

不料祸从天降:一场气旋来袭,那根枝条折断了,所有的果实都没了。其他花序(也就是一群花朵所聚集的花茎)后来结出果实,但是它们的种子都没发芽。日后的另一场尝试也落得同样命运,但是在种子成熟前,居尔皮普植物园的人送了一些给邱园的微体繁殖单位,邱园的人设法栽培出一棵植株。植株在无菌烧瓶里长到25公分高,但最后还是死了。

就好像经过这幺久的挣扎后,这株植物终于失去了生存意志。

种子竟然给吃掉了!

我第二度造访模里西斯岛时,发现那棵棕榈又结出了一些种子。我要求他们给我几颗。既然我们上次在邱园差点成功,我觉得应该再试一次,而且这有可能是它存活的最后一个机会。与岛上的保育机构进行过一番複杂的交涉后,他们终于同意了。

我明确解说我打算怎幺做。我希望在搭机回英国的前一天,切下果实。从枝条上摘下果实时,必须留下一点茎与果实相连,以防外界细菌趁机溜进种子组织,进而汙染了里面的胚,这样会害我们无法在邱园进行无菌培养。连着一段树茎的果实剪下来后,必须放入无菌袋,我会赶紧把它拿到无菌操作台上(这种装置能将空气中的生物都过滤掉,岛上只有几台),先将种子外部的细菌杀光,然后密封到另一个烧瓶里,带上飞回伦敦的班机。等我一抵达邱园,就会有专人在微体繁殖单位里等着,他们会小心的将胚摘取出来。

国家公园暨保育局的人员尊重居尔皮普植物园方人士的意见,很仔细听我解释,然后开口说道:「不,让我们来做这些,我们会帮你剪下来。」

我必须给他们一个机会。那天我出去採集标本,出门前明确指示应该如何将种子放进餐厅的冰箱,等我回来处理。

那天黄昏,我回来了。我一进门,看到其中一名园艺工人,开心的咀嚼着什幺,然后吐出一些外壳在塑胶袋里。

他们答应给我5粒种子,袋子里只有3粒。

「你吃的种子是从哪里来的?」我问他。

「在这个岛上,我们很喜欢吃棕榈种子。我以前从没吃过这一种,」他回答道。

我真想掐死他。但是我实在太震惊了,结果只问了:「至少它们味道还不错吧?」

「才不,它们还没熟,」他不客气的答道。

园艺工人大概并不了解这种植物所面临的困境,他还没吃午餐,而且本来就很喜欢吃棕榈种子,然后看到它们在冰箱里,所以想碰碰运气。

我们对这件事都觉得很尴尬。结果只剩下3粒种子。另外,关于无菌处理的流程也是一团糟。

等我冷静下来,理性思考一番后,我明白他们只是很想帮忙,也想尽力把事做好。后来,邱园微体繁殖小组儘管尽了全力,终究无法利用剩下的几颗种子做出什幺,后来它们都死了。

有朝一日,如果我们成功了,将能对此一笑置之——我希望如此。但是这棵棕榈距离灭绝可能只差一场气旋。如果这株植物死了,这个物种将永远消失。虽说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但时间快要不够用了。

(本文摘自《植物弥赛亚》)

地球上最寂寞的棕榈树

当前阅读:地球上最寂寞的棕榈树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