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佳生活 >【教育侏罗纪】公开试只是分流与成长,不是人格评核 >

【教育侏罗纪】公开试只是分流与成长,不是人格评核

2020-06-13 03:57

【教育侏罗纪】公开试只是分流与成长,不是人格评核

是的。一如以往,「状元」(还有「超级状元」,到底是谁发明的用语)会成为新闻报道的焦点。譬如几个名校考生坐在一众新闻机构的名牌旁边,像一个小型的记者会,从容地回答各种问题。或许他们也没有想过,不过是考了一场公开试,忽然就变成代表,回答各种与考试无关的问题。如果说「反对修例」,会获得掌声,如果说「不认同暴力抗争」,就立即挑动了人们的神经。传媒显然是有意为之的,促令读者以舆论的标準来量度学生的说话,没有人记得他们不过是刚刚从一整套陈旧的应试教育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没有人问过为甚幺考获优异成绩就代表他们的发言有代表性,没有人提出这种媒体操作的不堪与伤害。没有,每年如是。

或者可以反过来想,是怎样的条件,令这几位学生考获如此优异的考试成绩?可能有一部份是运气,有一部份是家庭和经济背景,剩下来的,就是他们对考试的投入程度,诸如花多少心力温习考试範围、熟悉考试题型、操练历届试卷等等。想想大家读高中那几年,这个以考试为依归的教育制度,正是要求学生投入考试,而非投入社会参与,亦非以学生对政治气候的认知程度来决定整体成绩。换句话说,我们的公开试制度,很少(甚至从来没有)鼓励学生投入社会参与。那幺,这几位考获优异成绩的同学,为何像要面对另一场考试一样,突然要政治表态,突然要被公众舆论量度他们的说话?如果一位同学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些问题。」我们能怪他吗?我们的教育制度有鼓励过他们懂得甚幺吗?这套教育制度,难道不是我们所默许的吗?各位看倌,各位成年人与既得利益者。

事实是,这场「状元」政治表态的戏码,根本与大部份人没有关係,跟大部份公开试考生没有关係,甚至,跟「状元」自己也没有太大关係。公开试不是甚幺人格评核,它不过是一个分流系统,配合大专院校的设置,让不同的人进入不同的位置,然后继续各自的人生。所谓「状元」,不过是成绩比较好,所以在这种设置里,他们可以报读成绩要求较高的学科;而其他考生也有自己要走进去的位置,不同的学科,不同的学位,最后是不同的人生。虽然背后有更大的政经脉络影响着,但,至少在这种生活的转变上,每位年轻的考生都是均等的,每个人都将经历成长。「放榜」本来就是成长阶段的一部份,只是传媒总是莫名其妙地,将其剪裁成政治表态或精英文化的戏码,呈现出庆祝与附和考试制度的狂欢。

离开聚焦的镜头,考生真正需要面对的,不是传媒那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而是结果和抉择。成绩理想或合乎预期的,固然可以顺利报读心仪的学科,失望或未如理想的,就要为自己作合适的打算。中学毕业,代表你要离开一班相熟的友朋,离开熟悉的姿势,一头栽进更广袤的未知里。愈是发现,人的遭遇,最终都是由自己承担的。少年在其中,经历多少成功与失败,自我认同如何构成或沖散,面对的是顺境抑或灾难,那些跌跌撞撞的生活,才是成长故事的主线剧情。为何不多点关心这些呢。

而我们总是善于忘记的人。多年讨论过的课业压力、学童自杀问题,教育未改,我们又再一次回到庆祝考试制度的狂欢情怀里,彷彿在度过一场节日。那幺多青年仍然活在一半的苦牢里,被挤压与定义成社会期望的种种。想想一个人为甚幺要自杀吧,自己与自己过不去,更核心的原因是甚幺。为何总得在这种欢庆的日子忘记呢。「死掉的人一直都是死着的,可是我们以后却不得不活下去」,《挪威的森林》里这样说着。而我也只能写这些字,活着是一种羞耻的感觉。

当前阅读:【教育侏罗纪】公开试只是分流与成长,不是人格评核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