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汇生活 >医疗无国界(三)‧麻醉医生刘镇鲲‧落后非洲济世 >

医疗无国界(三)‧麻醉医生刘镇鲲‧落后非洲济世

2020-06-19 16:56

医疗无国界(三)‧麻醉医生刘镇鲲‧落后非洲济世麻醉医生,在救援前线上也是非常吃重的角色,台湾的麻醉医生刘镇鲲参与无国界医生后最大的收穫是,从想到要打黑人小孩的点滴就头痛,因为静脉的颜色在黑皮肤底下几乎看不见,到最后几乎每一个黑人小孩的点滴都可以打得上。现年37岁的刘镇鲲在一场历时两百多天的环球旅行后于2008年加入无国界医生的行列,从台湾最大的医院最好的麻醉部门,来到资源匮乏的地方献力。他足迹踏遍南苏丹、塞拉利昂和不时发生暴力冲突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及中非共和国,医疗工作外,他也培训当地医疗人员。他说,麻醉科最常面对的问题是重症病人术后没有像文明世界一般完备的深切治疗(Intensive Care Unit)支持,或病人用了麻醉药丧失自主呼吸能力却没有呼吸器辅助,需要用人手帮助病人呼吸。而他经历的最大的心理交战,是继续还是放弃?在台湾,他可以让病人在加护病房用呼吸器治疗三天,然而,在医疗资源皆匮乏的地方执行任务时,他却可能必须放弃这个病人。刘镇鲲,台湾台中人,生长在一个很平凡的家庭,他是家里唯一的医生。他没有济世救人的伟大信念,甚至也对父亲说过,绝不走医生这条路,可是最终,父亲的意志主导并影响了他大学入学考试后的志愿选填,让他唸了医学系。投入7年,他还是在难以放弃的情况下勉强选择了麻醉科,因为那是他喜欢待的环境,更不必在病历和查房里消磨时间。会申请参与无国界医生,他说,和他热爱的旅行有关。他在2007年时作了一个很长的旅行,从土耳其伊斯坦堡一路到中国上海,走到尼泊尔时,遇到一名在旅行的南非医生,那人说:你很适合去做无国界医生。自此,这话在他脑海里萦迴不去,也开始对无国界医生有了一个概念。一试改变人生“旅行结束真正回到台湾之后,我发觉自己并不想留在台湾的医院,之前的这个恍若虚应故事的回答便浮上心头。上网搜寻后意外发觉自己符合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招聘资格。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结果就改变了我的人生。”他说,家人在听说他要去参与任务时有过些许意见,但他给他们的解释是,在无国界医生这样的组织里面,行程住宿都有人照顾。比起之前一个人拖着行李,不知道今晚要住哪,明天的交通工具是甚幺,不知道下週人会在哪里,应该安全得多。家人也就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他到过刚果民主共和国和中非共和国,那里是不时发生暴力冲突的局势不稳定地区,然而,刘镇鲲本身并没有亲身经历过所谓的惊险动荡,最多就是偶尔听见远方的鎗声和有一次听见火箭炮发射及爆炸的声音。“曾有次听说叛军快要打到我们后方走路一小时远的山头了。我们也都作好若发生驳火需要撤离的计划。但第二天下了场大雨,估计那些叛军的移动受到严重的影响,这危机就这幺解除了。”刘镇鲲在任务里负责的是麻醉执行及训练当地医疗人员,有时也要监督整个手术室消毒,洗衣和其他流程的运作。在没有手术室护士(OT Nurse)的任务中,外派麻醉人员便要负起监督手术室消毒的工作,无菌观念是手术的最基本要求,而这些都有赖于确切落实手术布单与器械的消毒。用手协助病人呼吸“执行任务时,麻醉科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完善的深切治疗提供,上了麻醉药后没有呼吸器的辅助,我们常常得用手协助病人呼吸,在有限的资源里面做最多的事情是身为无国界医生都有的态度。反过来说,我不会去想我真的缺甚幺,而是我可以如何让手边有限的资源发挥最大的效益。”原本在台湾可以用让病人在术后转到加护病房内接受治疗的情况,但当人在医疗配备皆严缺的国度里,医生就得面临继续还是放弃的选择,他说,这是最艰难也是最心酸的。刘镇鲲最害怕的事,就是病人因他而死亡。“但在那种情况下,我们都会抱着这样一个心态:我们会确定,我们所做的已经是我们手边所有资源的极限,没有办法做得更多。或许这样说,如果不是MSF(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出现,他可能在更早前已经死亡,MSF的出现或许不能改变他死亡的命运,但我们可以做点甚幺,也减少了很多的死亡。”当找不到病人血管的时候,医生们都会来找刘镇鲲,他说,麻醉科最擅长的就是在全身各处找血管,而他参与任务后最大的收穫是,当初最艰难的,如今却是熟能生巧,已可轻鬆地在黑人皮肤上找着血管或静脉。任务和沮丧首次任务暂停4个月爱摄影爱旅行,出任务时随身都会携带小提琴的刘镇鲲,纵使是这样的随性,在参与第一个任务时,也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出第一个任务时,当地的无国界医生的手术活动因为麻醉与妇产科医生的缺乏而停止了4个月。他和一位妇产科医生重新开启手术活动,在他们认为已準备好了的时候展开了第一个手术,但在手术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他们不仅没有準备好,还出现很多的后勤準备上的疏漏。缺人手留下狼藉手术室被骂“那时,病人有惊无险的存活下来,但术后留下一片狼藉的手术室,由于天已色暗,找不到任何人去取水来清洗。只好留到第二天。但这个情况被项目统筹及正好从巴黎行动中心来的行动主管严重批评。”他说,当时,他和那位妇产科医生都沮丧的想要离开,那位妇产科医生是第二次出任务,而她先前的任务里,有一个完善的手术室。“坦白说我至今仍不认为那是我的问题,没有人可以在第一次出任务就面面俱到。但整个团队也发现了我们的沮丧,并且把手术室的整顿列为整个项目的优先事项。最后在补齐一名手术室护士(OT Nurse)及大家的努力下,我们让整个手术室运作得非常顺畅。”虽然挫折感很大,他也咬着牙关熬过来了。他心想,既然大老远的来到前线做救援,遇上挫折就回去台湾好像不值得。而在这个地方就放弃,或许以后再也没有任何机会去做救援。凭此信念,刘镇鲲就这样撑了过去。惊险和感动婴儿手术后不醒幸活过来在救援任务中,有几个个案留给刘镇鲲的印象特别深刻。比如,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马西西,有一个大约两个月大的婴儿,在上完麻药后突然心跳减缓,然后开始急救。急救过后手术也顺利的完成,但他一直没有醒来。“我只能用呼吸面罩帮助他呼吸,3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是没有醒来,抱到保温灯底下也没用。我的心情掉到了谷底,连旁边的同事都在想我差不多要放弃了。”当时,他请了当地医疗人员去把家属叫进来,準备解释他们不得不放弃的那一刻,婴儿动了,过了一会儿就醒过来了。他说,那应该是他最惊险、感动、狼狈,和措手不及的个案。病人和肠子13岁女孩缺营养去世另一事件发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卢布图,刘镇鲲忆述,一个13岁的小女孩得了伤寒症,帮她开第一次刀,她的肠子像果冻一样一碰就碎,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帮她治疗。前后动了3次手术,但她的肠子和伤口完全无法癒合。他说,从鼻胃管灌食的食物都从腹部的瘘孔渗出。他们只能在床上挖一个洞让她趴着。底下放了一个水桶承接那些渗漏的食物。但她一点营养都无法吸收。“在她最后的几天,我看见她妈妈坐在她床边手支着头那绝望的神情,心都碎了。最终她因无法吸收营养而去世。”病人多数肠子出事刘镇鲲说,那里的病人,很多都是肠子有问题。成人肠扭结,小孩子又是肠套叠。他说,因为常搬重物,患肠扭结初期的人很多,肠扭结导致肚子胀得很巨大。在当地患疝气的人非常多,而且患病很多年都没有治疗。他就常告诫新来的外科医生,情况许可的话,儘量别去碰疝气病患,已经数十年的生理结构,不动刀不会死,动刀后可能会很难收拾,他都会劝他们想清楚。另外他也说,那里的平民拿大刀互砍是很常见的事,除了刀,也有被手榴弹或子弹打伤的。小病和平安手指红肿服食抗生素复原刘镇鲲每次出任务都会生一点小病,偶尔需要在房间躺一天休息。他说,怕的不是疟疾,其实生病后反而发现疟疾是最单纯的,因为治疗明确。“怕的是被不明原因感染,有一次小指末端有点红肿,过了几小时居然有一条红线蔓延到手臂上,再过了几个小时红线不断往上走到靠近腋下的地方。大伙儿都没有办法确定被甚幺感染,所幸在吃了两三天的抗生素之后就复原了。”他说他很幸运,一直都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后辈和忠言放下期待平常心看待无国界医生对于想参与无国界医生的后辈,刘镇鲲有话想说。“或许有人从小对救死扶伤就有满腔的热血。而听闻了很多看似浪漫的故事之后立定志向要成为无国界医生。但无国界医生就如同所有的工作一样,是千万种生活方式当中的一种,而更大的可能是它只会是人生的一个过程,而不是全部。”工作会比预期得到的更多因此,他建议想成为无国界医生的医学生,不要为了想成为无国界医生而去选择符合无国界医生需求的专科。专科知识是一辈子的,无国界医生只有少数人会做一辈子。而一件看别人做起来很浪漫很刺激的事情,或许你做起来不会是这样。而更多是在做了很久之后,他就成为生活的一部份。“我个人很热爱这份工作但不表示每个人都一样。任何工作都有成就感与挫折感,我建议有兴趣的人放下期待,以平常心看待一般工作来做无国界医生的工作,会得到比预期的更多更多。”最后,刘镇鲲语重心长的说。/副刊‧报导:林春莲‧2014.04.09

当前阅读:医疗无国界(三)‧麻醉医生刘镇鲲‧落后非洲济世

上一篇:

下一篇: